关于OI 的一次问答记录

2017年4月4日5,3227

A 就是我啦。。。OwO 感觉自己萌萌哒

谈话记录(括号内为整理者添加)

高一开始参加信息竞赛,全国信息学竞赛银牌, 降至pku本一线

Q:当时为什么会接触到竞赛?

A:刚上高中的时候,学校宣传说:“你们作为实验班的同学,都要学个竞赛。”然后就去计算机竞赛报了名。当时有一个竞赛宣传讲座, 讲座完了之后就填了一个报名表,其实我填的是数学和计算机。

Q:选计算机竞赛是因为感兴趣吗?

A:因为我小的时候学过(PC)Logo,所以后来学计算机的时候就觉得比较有趣。

Q:一开始有进省队的想法吗?

A:一开始啥都不知道呀。(学校)虽然有宣传这个竞赛,但是至于学了之后有什么用和后面的政策,学校都没有讲过。我直到NOIP(省赛)前才知道有这么一个比赛。

Q:所以你一个月就过了初赛?

A:我们那边初赛很好过。(那复赛呢?)我复赛那个时候几乎就没拿分。

Q:你们那个时候有学过竞赛的学长学姐吗?

A:有,当时我们高一,有一些高三退役的学长,但是那些学长都不是很靠谱。他们都是有一些降分,但他们并没有教过我们什么东西。因为一开始人还是挺多的,学长也就两三个。

Q:那你们是教练在教,还是?

A:开始教练上了一些入门的课,然后后面就是自己在做题。

Q:当时就从NOIP开始准备,然后就有进省队的想法了?

A:当时(我)连省队都不知道。NOIP后感觉题不是很难,就觉得做竞赛就要做出点成绩,拿个省一等奖,但是也没有想过具体有什么用。

Q:后来是什么时候有了冲省队的想法呢?

A:大概是在高一的寒假(冬令营)那个时候。一方面是有一些在网络上认识的其它地方做竞赛的一些同学;另一方面是学校里有一些同学从初中就开始学竞赛,但是学了几个月之后感觉他们水平也不是很高。当时听说我们学校每年都有一些因为(信息)竞赛升学的同学,(我)就觉得是不是我比他们强一点就行了,然后就学了这个。

Q:是不是就做了很多投入,比如停课这些的?

A:停课是从高二开始的。没停课的时候除了做作业,啥都不干,我们学校比较轻松。但我们班主任那时候挺反对做(信息)竞赛的,因为他自己是带数学竞赛的,而且他一直觉得要搞竞赛的话天赋一定要高。(笑)

Q:高一的时候有进省队吗?

A:没有。(笑)高一有两试,(我记得)冬令营的时候我们都考零分,因为都不会。二试的时候分数考得挺高的,(我)寒假回来之后就还行。

Q:什么时候开始搭博客的?

A:我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做了,只是当时是弄着玩儿的,也不知道做什么主题。上高中之后想着我做竞赛,就把竞赛解析什么的放上去大家交流交流。

Q:看你网站的人都是你的同学吗还是你认识的人?

A:当时搞信息竞赛的人都挺活跃的,我在NOIP吧里认识了一些搞竞赛的同学。可能因为我做的时间长一点,认识的人就多一点。

Q:你们学校除了你还有谁是竞赛保送或者加分吗?

A:没有。进省队的都没有。有跟我一起走到省选的人,有几个同学学得很不错,但他们不是很想把重心放在竞赛上;还有一些人想学竞赛可是能力差了一点或者自控能力差一点,大家比较贪玩。

Q:那你们的关系如何呢?

A:因为搞竞赛和(原来)班上同学接触较少,所以一起搞竞赛的关系都比较好。因为我们不存在省内竞争或者校内竞争,总共只有四、五个学校在搞,名额又是十五个,所以只要不要太作死就能进(省)队了。

Q:你们是三、四月选拔吗?你会接触到其他学校的学生吗?

A:一般比较早的时候就会认识。基本上高一的时候会认识一些福州地区的(同学),我们福建基本上是厦门地区和福州地区(搞竞赛的比较多),然后学长也会介绍我们相互认识。

Q:你们学校(搞竞赛)有女生吗?省队有吗?后来(竞赛)成绩怎么样?

A:学校没有,省队有一个。福建(OI的)女生很少。那个女生高一拿到省一等奖之后就不学竞赛了,而我是高二进的省队,所以我们不是很熟。好像她后来没有拿到牌。她是我们小学隔壁班的,我感觉她好像对自己进省队也感到很意外,因为她只是随便去考了一下。她好像拿到了一个北大的什么政策,但她好像没有来北大。我们没有什么联系了。

Q:家长(对你们搞竞赛)有什么看法吗?会担心你没有好成绩吗?会施加压力吗?

A:家长一开始都是不支持的,也有跟家长吵过架。但因为我自身的性格原因,他们也不怎么管得了我。到了高一下学期,他们就不反对了。因为我当时搞竞赛很努力,所以家长看到我全心全意地搞这个也就不好反对了。也会担心,但是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啊。

Q:你们会出去集训吗?省内吗?是一个什么样规模和性质的?

A:高一出去过一次,在省内,去过泉州一个学校(但不是省队的培训)。省队是每年肯定都会由集训的。当时好像泉州七中进省队的人很多,然后他们就自己组织了一个(类似于集训的活动),把省内其他一些(搞竞赛的)同学(也邀请了过来)。

Q: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情?

A:大概知道了竞赛选手(生活)是什么样吧。(他们都水平很高吧?)当时他们学校竞赛水平比较高,我们省的竞赛的同学有很多是竞赛水平很高,但是文化课水平不太高,就是到后来会(把文化课)放到一边。

Q:学校会不会有意识培养你们重拾文化课的学习?

A:那个时候好像没有,现在好像有开始在(这样)做,这个需要学校重视和很多资源(的给予)。

Q:那后来高二还有出去参加培训和比赛吗?

A:高二就一直在培训和比赛了。

Q:有没有一些特别有趣的事情可以分享一下?

A:我感觉很多事情当时不觉得有什么,但是回想起来会觉得很有意思,比较感动吧。但是当时我竞赛经历挺短的,从高一到高二大概一年半的样子。高二一试的时候考挂了,我都已经回去读书了,觉得(我)可能已经不行了,所以(关于竞赛)就做的很少了,但也没有完全放弃。二试的时候没有抱什么希望,结果就(考)进了。其实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,比如在某一场比赛里失利。

Q:你是之前就这一次(这样的失利)?

A:之前也没什么机会。(笑)之后也有考好的也有考差的,但都看得比较淡了。就是出于一个没有办法的状态了。(记者问:为什么是没有办法?是觉得能力就这样了吗?)竞赛的内容太多,时间又很短,根本无从下手,而且也没有人告诉你该怎么做、去往那条路走。然后就学了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,比如我们现在计算机(竞赛)选手很少学几何,但是当时学了很多,实际上是不太好用的知识。

Q:所以竞赛老师到什么时候就不管你们了呢?

A:他们一直就没怎么管过,就上了几次入门课,他们只负责一些我们出去竞赛的时候的管理工作,提高水平的事情他们一直都不怎么管。当时有几个一起的同学,因为毕竟不是每个学生都出身竞赛强校,我们就一起做题什么的,他们最后好像也都进了北大。

Q:后来在比如说APIO有没有认识一些比较强省的选手?

A:强省好像比较自闭,自己玩在一块,整天待在一起。我们认识的都很少有很强,大部分人最终能达到银牌到金牌线,能稳拿金牌的大部分是在湖南和浙江的几个学校。强省竞争很激烈,几个学校暗中较劲,也互相不交流。

强校之间不交流,省队选手互相不怎么交流,比如广东,省队之间互相不认识(除一个学校)。我们省互相比较好。

Q:讲讲退役?

A:觉得竞赛时间太短了然后比较遗憾。(NOI当时心里怎么想?)当时的感受就是题比较合口味的话能蹭一块金牌就好,把该做的做了就银牌线了,不行就不行。(为什么选北大?)高二参加北大夏令营,主要是因为几个好朋友选北大,我们省有个高一就选北大,关系比较好,一直安利我,所以就选了北大,不是一个学校的,福州三中的。还有一个原因,浙江和湖南所有省队选手都和北大签约,我们都觉得强的同学都被北大收走,然后觉得跟着他们没问题,没想过两校之间有什么区别,后来才觉得各有各的好处。

Q:退役之后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?

A:退役之后,拿银牌没觉得很失望,当时确实有道题没学过,不可能在考场里面弄出来,就没办法了,就挺遗憾的。当时想拿金牌能提高下知名度,和大家交流机会更多,能为竞赛留下的东西更多,给学弟学妹更多经验。(所以对竞赛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?)就跟大家都惺惺相惜吧,确实有一段时间你很努力地跟大家做一件事情然后你做的还不错。

Q:所以你回去高考的时候就是和班里同学不太熟?

A:那不会,高考跟班里同学还是挺熟的,因为大部分一个初中,高二下学期停了一段,然后最后停了一段。高三可能也只有周围同学交流比较多。高三几乎在恶补知识,比如生物和化学,很多都不会,然后就看课本啊做题啊,大部分时间都是。还有带学弟学妹做竞赛,跟他们接触还更多一点,给他们出题。我们省现在发起了一个联考活动,轮流出题,我们学校我负责这一块,现在仍然在出题。当时我们做的时候没有人出题,所以我心里很不平衡。我是一个从未打过比赛的选手,只会做练习,所以考试会遇到一些状况。

Q:高二暑假还有高三是主要和那些人玩?

A:其实大家都在一起学习,主要都是坐在周围的同学,有时会讲一些竞赛时候的事。(有没有觉得他们会不理解你的感受这样子的?)怎么讲呢,感觉自己的同学好像少有非常努力学习的(福州地区),包括竞赛和高考,只有高三下学期才有一点,所以大家还是很欢乐地过了一个高三,所以跟附近同学关系比较好,我有一个同桌是成绩超好很努力那种,但最后没考好,去了中科大。

Q:对竞赛总体环境的认识?

A:有些不好的情况:大家做竞赛不知道目标在哪里。因为高校招生政策宣讲不清楚,每年变化都很大,福建大家有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。进了省队就清北选一个,没进省队拿省一没什么用。因为都是比较好的学校比较厉害的同学在做竞赛,高考本来能进个985,就觉得没什么意思,然后计算机的省一每年都更好拿。我觉得这挺不好的,如果你以后要学计算机系还是高中接触一点比较好,但高中做什么都会带功利性,但如果只有做的很好的同学才能拿到很好的东西,大家都没有热情去做。这两年清北对竞赛生的待遇好了一些。早年省一保送,刚取消时很多学校都不做了,近几年复兴了些。难度降低,大家更愿意投入。至于选拔机制,我觉得竞赛基本上是一两道题定胜负,是有点不太公平。主要针对水平差不多的同学,没办法区分开,现在比较好的是大家可能都能进清北,批判的比较少。比如之前金牌才能进,现在银牌甚至铜牌都行。

Q:对一起竞赛选手的印象?

A:大部分同学没有把该学的学好,能达到NOI层次的比较少,很多同学主要是不太会去投入,除了不太愿意学也可能是学不太会。表现出来就是天天都在学的可能就学的不错,学得不好的大部分可能竞赛只是业余做一下。(省队和外省的同学呢?)要不然就是强校培养出来的,要不然就是自己非常努力强行逆天改命的,在强省可能强校就比较多,弱省就自己努力改变的比较多。总体来说大家智商都比较高,也没有非得做竞赛的感觉,可以把高考考好。没有既没有把竞赛搞好,也没有把高考考好的。不是很适合的人一般高二上搞不好就放弃了,周围的同学最低也去了复旦。不然你到最后拿个铜牌是很基本的要求了,然后复旦交大把铜牌都收完了,也不至于很悲惨吧。

Q:这些竞赛的同学上大学依然很强?

A:依然很强,比如绩点最高的都是竞赛生这种。不过上大学后大家都有分别,有些人更愿意学数学,有的人更愿意做微电子什么的,然后。

Q:整体信息学竞赛的影响?

A:提前接触了一个领域,然后好处是在升学上帮助很大,如果不搞竞赛基本没可能进清北。另外我是一个很懒的人,但当时好像特别有信仰,就每天都有个目标要去奋斗。然后就是接触了很多搞竞赛的同学,可以督促自己,现在周围都是很强的人,会让你变得更强。以前就是觉得年段前几名跟我有什么关系,就是不觉得他们很厉害,没有希望要向他们一样。很多人高考考好他只是觉得我要考个高分,然后很多竞赛的同学我觉得他们真的很理想。比如说我有认识一个同学在数院,他就觉得我要把绩点刷高然后我要多挣钱,那我并不觉得很有情怀,不令我很敬佩。另一些同学他们就会觉得要去做科研,要造卫星(笑),就有这样的人,就觉得很敬佩他们。没有这么功利地去学习,只觉得物理好玩就去选物院的课,喜欢数学就全部选数院的课,而不是像有些同学看这个课水才选这个,就让我觉得他们对生活和未来很有热情。

Q:然后你有没有印象WC2017的时候那个《膜你抄》?

A:我搞竞赛的时候没那么矫情(笑)。我觉得在一些同学描述中竞赛变得很凄惨,我觉得没那么凄惨吧。(之前有参加过WC么?)有,但我那段时间生病得比较严重就那些活动都没去参加。(我记得他们每年都要去唱歌,我自己学长还去唱过一首歌)我就觉得有点奇怪,为什么一群金牌同学哭成一片。(笑)可能是信息竞赛整体受歧视还是最为严重的,跟生物差不多,然后这种和高考相关性弱的很少有学校和老师会去支持,然后大家都好像觉得特别委屈。有可能他们整个初中,小学都一直在这个群体里,那么他们对这个群体的感情会更高一点,我就觉得我当时没那么多时间去矫情,就后来退役以后有一些感慨。(是怎样的感慨?)就很委屈啊。就觉得为什么我们学校这么弱,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奋斗一起做事情,就感觉整个高二还是没什么进步。(就是还是希望有更好的团队?)对。然后就有比较迷茫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去做,都是一个人在做,高一高二都没什么人说话。应该说是高二的时候,我停课之后就一个人在那儿,在一个很大的机房。当时跟他们有点不是很合的地方就是觉得他们天天玩游戏,不用功倒不觉得他们怎么样,就是他们天天玩游戏我没机子写代码了,甚至于就是机房太吵了。当时其实也有那种心态就是他们都不认真我最认真,年轻的时候有那种心态,可能也是一种矫情。

Q:那你们现在和原来队友的关系?

A:我们做竞赛的时候就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就觉得你考得不好我真的很惋惜,这题没做出来我真的替你感到很难过,是这么一种感觉,而不是我高你几分我有一种优越感,就是我们那边竞赛选手我们没有一种竞争的感觉,就是大家都好像是在和题目去竞争不是和人去竞争。现在联系多的也都是竞赛的同学,这个圈子还是在的。我宿舍几个也都是竞赛的同学。然后唯一的区别都是当时大家目标比较一致,现在大家各有各的想法。

Q:你对以后有什么想法?

A:我觉得我本来挺有想法的,但我确实能力不足。我本来不是很喜欢做科研,更喜欢做和实践相关的,大概理想就是做个工程师,也不是说要进公司当程序员什么的,我觉得我要做个很厉害的程序员。不是一般的去完成每天的工作,就是能在这个工业领域做出一些开创性的事情。但现在也不知道这条路怎么弄,我们学校信科偏理论,学校推崇的目标也是你去做科研,出国留学这样的。

Q:然后你和以前的学长有什么联系吗?
A:我们学校学长在北大最近的是大四,我还没见过他们,我觉得他们好冷漠啊……(那有没有认识信息竞赛的学长现在都在干嘛?)挺多都去facebook、google这些吧,要不然就是深入去某个领域做科研,因为大家都是很爱写代码,如果走科研会更不一样。大家爱写代码就还是在做写代码的事情。

  • will71012017年4月5日 下午5:58 回复

    %%%hzwer

    #1  
  • Name :小粉兔2017年4月5日 下午11:18 回复

    哇,谢谢黄学长 /03

    #2  
  • PinkRabbit2017年4月5日 下午11:22 回复

    哇,谢谢黄学长
    orz hzwer

    #3  
  • 商学院2017年4月6日 下午12:25 回复

    牛人

    #4  
  • Name :黄学长的小迷妹2017年4月16日 下午7:41 回复

    黄学长和妹子要99呀QAQ……

    #5  
  • Name :GuanHuaEdison2017年5月13日 下午5:28 回复

    膜黄学长 Orz

    #6  
  • Name :deoplljj2017年6月24日 下午11:54 回复

    由衷佩服黄学长! Orz

    #7